当前位置: 主页 > 马会财经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何溢诚:这8年没有“马上好”但习马会无疑是里程碑(二

时间:2017-09-08 11:39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5月20日,两任台北市长、三次党、两届总统选举,创下七连胜不败纪录的,即将下台一鞠躬,为自己8年“总统”任期画下休止符。生性温良恭俭让的,可谓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,昔日政坛最璀璨的明星、宠儿、救世主。经过8年的民粹折损,如今却是支持度最低跌到只剩9%,并为前年“九合一”败选负责请辞党的跛脚总统。然而去年习马会埋下“后会有期”的伏笔,总统任期届满可以平安下庄,对其生涯也许只是画下逗号而非句号。

  成长于工家庭,上有三个姐姐,下有一个妹妹,无怪乎常被有点“娘娘腔”,自幼即受良好的家庭与学校教育,经过建中、台大,一第一志愿,到纽约大学硕士、哈佛大学博士,素质教养皆属一流,木秀于林、傲于同侪,所以31岁学成归台后,即由钱复推荐给蒋经国担任英文秘书,从此展开。

  从的出生背景、工作,不难理解他一定是精英取向,不接地气,所以一直给人高高在上、格格不入的感觉。为了亲近草根,消弭省籍隔阂,走群众线,也曾自诩为喝水、吃米长大的“新人”,也“long stay”过,与中南部农渔民、小贩一起下田、捕鱼、叫卖,但就像陈形容的,他与是土狗与贵宾狗的根本区别。

  由是窥知,的个性谨小慎微,有洁癖,自持、不粘锅,骨子里还有湖南骡子的脾气,择善固执。然而“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”,为人影响其用人单一纯粹,遴选范围小、同构型高。只重视金溥聪,只重用学者专家,代表全都闪一边凉快,用人圈极小,无三教九流之辈。然而这些博士、教授阁员多半不食烟火,也不勇于为政策,但却非常积极为政策负责,不恋栈权位,动辄轻易走人,因为可以产官学三栖,旋转门退选择多,所以不需到底。

  秘书出身的善于仔细聆听,勤做笔记,面对问题,如果时间许可的话,他也愿意不厌其烦,娓娓道来,但大部分的情况都是在重复申述己见,而非有商有量,显得偏听、独断。确实想把事情做对,也做了许多自以为对两岸和平、经济繁荣、国计民生、公平有益有利的事,但却因为缺乏沟通、协调,不懂得利益共享、雨露均沾,所以包括在政务与党务方面,很多事都没有做好。律的面对课题的表现几乎是不及格。

  三度当选党,又两度提前请辞,一次因特别费案,一次因2014年“九合一选举”大败。担任总统这8年来,苦称是马而非,马金体制没有发挥政党甄补人才机制,也没有培育年青世代梯队,反而念兹在兹如何消灭地方派系,马金咸认为地方派系缺乏政党忠诚并与黑金,有如芒刺在背,为了净化必欲除之而后快。

  为了补充新血轮,起先合并学青、社青为青年团,却选出了人谋不臧,如今弊案缠身的林益世总团长担任当然副,后来又将学青与社青分开,28岁以下的学青选青年团长,28到40岁的社青选青工会长,一年一任,都是当然中常委。然而却厚此薄彼,重青年团而轻青工会,青年团一年有千万经费,对青工会却一毛不拔,本来30岁至40岁的社会青年乃是家庭经济支柱、社会中坚份子、经济选民,应是较容易争取认同支持的群体,最终却在的推挤之下变得,青年团总团长选举变成类似“中国达人秀”节目,候选人像演员般在党务一级主管面前,尽展十八般武艺,内定质疑不断,成为长老近亲繁殖的青年贵族,既进不了校园,也接触不了学生,于是学青、社青两头落空,失去青年、也失去、更失去未来。

相关推荐